Loading...

Blog

一位濕疹患者

一位濕疹患者:EMDR結束後,感覺自己重獲自信,有更大力量支撐自己應付周遭事情,也無需要依賴其他人才得到快樂。

自小,我或者從父母、同儕關係上感受到壓力,但從未思考如何釋放壓力,更從未試過壓力大到失眠。直至約10年前考公開試起,變得很容易因為緊張、焦躁、沮喪而失眠,頻率由初初一年不到一次,演變到半個月兩三次。

我是先天濕疹患者,根據自己「臨床測試」,除了接觸致敏源或受天氣影響之外,睡眠質素差、情緒起伏大、壓力大,都會加劇濕疹問題。某次持續失眠到自覺影響日常生活,濕疹又反反覆覆,有點痛苦和迷失的我隨意在Google搜尋,看到匡仁的失眠輔導廣告,「膽粗粗」就撥了電話查詢。閱讀過輔導員簡介和相關概論後,在19年年頭,我開始見輔導,即是當時接聽我電話的Alice。

大概半年,在Alice的觀察和引導下,我忽然明白,情緒、失眠、濕疹是環環相扣的,是個惡性循環。越執著幾點睡覺,越容易失眠,情緒和濕疹都會因為這些自己給自己施加的壓力變差。後來,按照Alice建議,每晚睡前默念度身訂造的「心法」,慢慢變得容易入睡。雖未有直接改善濕疹,但不至於因為睡不著而情緒低落。

在這半年,Alice聽出了我的家人及當時的男友也一直影響我成長和情緒,時常質疑自己,對自己要求高,同時用這把尺批判其他人,又很容易受外界影響,沒有自己的重心。於是及後每節,Alice都以交談形式引導我細心留意每次接收到一些外來訊息(如別人的語氣、眼神、行為)時,首先我會有甚麼感受,以致我有甚麼反應,並引導我發掘長年在內心深處或潛意識堆積隱藏的情緒。我卻總是卡住,無法梳理,找不到每件小事在背後觸碰到我甚麼「情緒按鈕」。

經過漫長的嘗試後,我們決定做EMDR。這是個繞開分析判斷的治療方法,把意識層面想不通的事情,交給潛意識自己想通。坦白說,Alice簡介EMDR的過程和原理時,我不相信有效,只是一試無妨。EMDR開始時有點不知所措,一直未能呼喚我的潛意識小精靈。隨著Alice指引,慢慢地腦海浮現一些畫面,感受到家人其實愛我,只是他們不懂處理他們自己的事情,那方面我就不用深究,然後又出現了些卡通畫面,讓我感受到自己值得被愛,值得別人欣賞,有人安慰我,而這個人可以是自己,走進烏煙瘴氣的地方,也有白色飄浮物包住我,不受侵擾。在這過程中,神奇地,呼吸明顯暢順了,本來睡得不好而頭痛,都緩解了。

就像打通了任篤二脈吧,EMDR結束後,感覺自己重獲自信,有更大力量支撐自己應付周遭事情,也無需要依賴其他人才得到快樂。雖然或許繼續有烏雲影響我,不開心的事情會繼續發生,但起碼比以前有信心,當大浪打過來,我仍能站穩腳,十級颶風來襲,也能像微風一樣應對。

最後,感謝Alice在這兩年多的陪伴,鼓勵我做EMDR,教我不用想太多,不去自尋煩惱,盡情享受變得輕鬆自在的心情。

一位濕疹患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