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ading...

Blog

受強迫症極度困擾的人

受強迫症極度困擾的人:正正是這些傷口,一次又一次地推動我前進,讓我更瞭解自己、更能承受壓力,內心力量變得更強大!

我是一位強迫症患者,我的癥狀主要體現在思維上,我會非常留意自己的「形象」,在意別人對我的看法,四字概括:「極度要面」。嚴重時,我的日常生活完全被攪亂。在我尋求KK治療前,我甚至沒有意識到我存在這個狀況,只是感覺無時無刻都被強烈的「拉力感」套著脖子,有時甚至被拉下深淵,整個人非常鬱悶和傷感。我曾經天真地以為能靠一己之力應對眼前的問題。不過,當時的我正處於這個心理「迷宮」中,根本不知道出口在哪,只是猶如一隻盲頭烏蠅橫衝直撞,越走越迷失…這個時候,我需要的是一位在高空俯視的第三者,因為在此人的視角,才最清楚這個「迷宮」的每一個出口。正所謂「當局者迷,旁觀者清」,這個人能指引我一步一步前往出口。

當然,我不是突如其來尋求KK幫助,而是受到來自外界的「動力」影響,我在「事業」及「感情」上接連受到打擊,才作出改變。在事業上,我的情緒困擾使我未能在受壓的情況下,達到工作要求,最後抱著遺憾離開職場。事業的不順,使我的自信心跌至谷底,在工作上承受的壓力也迫使我的強迫症更加嚴重,以致出外與陌生人四目相投,在電光火石間,我的大腦可以出現數種想法:「我係咪做錯咩事,點解佢望住我?」、「頭先邊個先轉移視線?唔係我,我唔輸得架!」…等等,不停重覆地回想這些日常生活中「正常」的瑣碎事情。經過痛苦的在家「自我治療」後,我決定找專業人士幫忙。

KK是一位經驗豐富、有耐性及具幽默感的心理輔導。首先,為何說他「經驗豐富」呢?因為他能將心理學上的專業知識套用在「迷者」身上。例如,KK用「水杯內的水份」來形容「一個人的壓力」,把我承受的壓力百分比化:49%來自家庭、49%來自社交。換言之,我只有2%的空位來承受高達數十percent的工作壓力,鐵人也會被壓垮。因此,KK鼓勵我「打大佬」,勇敢及直接地向家人傾訴內心,把數十年壓抑的情緒全部釋放。現在,我與家人的關係改善不少,互相多了理解及尊重;同時,KK帶給我「Double troubles」和「空櫈子」理論,指出我強迫症出現時,腦海所想的東西是一個「trouble」,而這個「trouble」會再延伸,創作第二個或更多的「troubles」,不停累積,沒完沒了,直到令我大腦shut down。透過學術性的理解,我明白到在我身上出現的「問題」,其實全部都可以找到答案。至於「空櫈子」理論,當KK邀請我為旁邊一張空櫈子上,想像出來的「A先生」診斷時,我往往能指出他所面對的問題。當他邀請我為自己診斷時,我亦能說出自身面臨的問題。原來在不知不覺間,我開始明白自己正在面對甚麼及應該怎樣做。正所謂「知己知彼,百戰不殆」,若對該項挑戰有了更深瞭解,自然會擁有更多的信心去應對;另外,KK建議當我有不舒服的感覺時,不要一來就把注意力放在「想法」上,而是接觸「情緒」,留心當刻自己是懷著「憤怒」、「傷心」還是「埋怨」等的情感。並且,他教會我要敢於表達情緒及想法,還可以透過「深呼吸」此種生理調節方法使身體平靜下來,從而調節心理情緒。

至於為何說KK是一位有耐性的心理輔導,因為我記得他曾說過一個正常療程需要「8-12」次,但我與他的見面次數是遠遠超過這個數字。而且,在治療後期,我再經歷感情上的挫折,一波未平一波又起,我的情緒一度不穩。但是,KK一如既往,繼續耐心引導我走出困局。所幸,得益於先前接受的輔導,我身體的「水份」已經大大降低,有足夠的容量去承受新的衝擊。並且,這次的衝擊還徹底讓我覺悟,另外接受KK的「職業指導」,開始在人生道路上起飛。所以,我很感謝KK對我的不離不棄。KK亦是一個幽默感十足的人,他曾將我面對陌生人時,表現出的極度過敏反應比喻為:「阿樓上陳師奶話佢唔鍾意你,你有咩想回應?阿李生同花師奶講佢唔鍾意盧海鵬,你想唔想知點解?」當時我笑著回答:「關我鬼事,我唔想知。」「阿陳師奶係街同人望一望或者唔覺意同人掂一掂,就有咁多種想法,佢真係..同人亂搞關係喎!」令人哭笑不得。要「笑」的點就是KK的比喻非常貼切,當中的主角充滿傻氣,而「哭」的點是:我就是那位主角。現在,我學會以「幽默」的方式看待自己的狀況和面對生活上遇到的各種不如意的事情。當我這樣做的時候,現實情況並沒有想像中恐怖,反而增添了幾分平靜與可愛。

除了與家人的關係大有改善外,我也主動改善人際關係,約了一些過去因為種種原因而長時間未有聯繫的朋友。其實,他們都各自背負著不同的壓力,被好多自身的「故事」纏繞。而我做的,只是簡單打幾個字約對方相聚,然後主動分享自己的人生經歷,坦誠相待。結果,每個人都受到影響,紛紛向我吐露心底話。讓原本打算藉此尋求鼓舞的我,突然搖身一變成為半個心理輔導,開導他們。正是在這個建基於「坦誠」的平台,大家的心得到凝聚,互相勉勵,互相成長,內心力量才逐漸強大。與此同時,我一直堅信「有危才會有機」,我遇到的各種「危」,都正在被我轉化為各種「機」。就如這次的「危」,不止幫助我重建與家人、朋友的關係,還增進彼此瞭解,難能可貴。得到家人、朋友、KK等人的支持,我才能快速站起身,重新出發。但是,我明白到在「人生」這條跑道上,他們終歸是坐在觀眾席的「打氣團」。若要在人生這條路上持之以恆地跑下去,我必須懂得欣賞自己、勉勵自己、愛惜自己,因為靠自身的力量打拼才是最實際!

另外,假設我們身體上有個傷口,若放任不管,它會自動癒合嗎?若不及早治理,這個傷口有機會受到感染,繼而惡化。同一個道理,我的心理傷口如今已經癒合,留下一個一個的疤痕,感覺好像有礙觀瞻。但是,這就是我!正正是這些傷口,一次又一次地推動我前進,讓我更瞭解自己、更能承受壓力,內心力量變得更強大!所以,我感謝這些「疤痕」。如今的我,並非百分之百消除了強迫的思維,它會一直存在於我的身體,但由原本的「抵抗與排斥」,變成如今的「擁抱與包容」,從「敵人」變成「朋友」。如果用數據說明改善情況,由原本的一天出現十多次強迫思維,每次持續10-30分鐘不等,日常生活徹底癱瘓,改善至當下的一天1-5次,每次10-60秒,生活回歸正常軌道。終於,這個在我身體的「朋友」完全在我的掌控下,受我主導。

過去的我,害怕將內心的秘密透露給外人,深怕會讓自己受傷害。其實,每個人都具心理保護機制,這是正常的現象。但是,我們必須要勇敢跨越這一步,就如同對面是藍天白雲下的一片大草原,只需跨過地下的一道裂縫,就能到達彼岸。當能跨出這步,我們比任何人都渴望活著,內心比任何人都更強大。最後,不是遇到能解決的問題我們才去解決,而是先嘗試解決,問題才能被解決。當中的過程絕對不會輕鬆,你會經歷不同的情緒與想法。但最終,你會把這些東西統統都內化,融入自己內心,成為自己珍貴的「人生寶藏」。漸漸地,你已經到達了對岸。我得,你都得。

一個曾受強迫症極度困擾的人